<th id="jzcef"><output id="jzcef"></output></th>
<source id="jzcef"></source>
<source id="jzcef"></source>
<rp id="jzcef"></rp>
<center id="jzcef"></center>
<source id="jzcef"><mark id="jzcef"></mark></source>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中國古代史論文

明代布衣文人程仲權的交游特點分析

時間:2019-07-31 來源:廣西科技師范學院學報 作者:謝欣 本文字數:6401字

  摘    要: 程仲權是生活在明代萬歷年間的徽州布衣文人, 有文集存世。他的交游大概可以分為四類:一類是官員與學界名家;一類是程氏鄉黨和布衣文友;一類是緇衣羽客, 一類是青樓名妓。程氏文集中還多次記載與友人結社聚會, 文學創作十分活躍。梳理研究程仲權的交游, 一方面可見明代中后期民間文人的文化生存狀況, 另一方面也可為研究其他文人提供佐證。

  關鍵詞: 程仲權; 交游; 民間文人;

  Abstract: Cheng Zhongquan, a normal scholar of Huizhou, lived in the Wanli period of the Ming dynasty. His collected works can be roughly divided into three categories: one is for the official, another the scholar, and the other the monk and whore. From his acquaintance it can be seen that the folk literati were active in the middle and late Ming dynasty. At the same time, it can provide evidence for other literati studies. Cheng's anthology records several literati association gatherings, reflecting the folk literati cultural survival value.

  Keyword: Cheng Zhongquan; acquaintances; normal scholar;

  明清兩代, 徽州一地涌現出了大量的民間文人。錢謙益在《列朝詩集小傳》丁集“程布衣可中”條就記載了這樣一位民間詩人:“可中, 字仲權, 休寧人。家貧, 為童子師。從人借古書, 篝燈夜讀, 遂博洽能為詩文。初入汪司馬白榆, 繼與梅季豹、何無咎、潘景升同盟與長安, 短小精悍, 裹糧襆被, 遍游南北名山水。遇貴人, 多偃蹇不為下。狹斜飲博, 流連匝月, 人不知其所之。入蜀, 游吳, 將卜筑雨花臺下, 未果而卒。”[1]現存的《程仲權先生詩集十卷文集十六卷》約十五萬余字。從中爬梳其交游, 有名姓者共有二百余人。這些人的身份、地位、職業均不相同。筆者按照這些人物的不同身份和出現頻率, 擇可考者摘錄部分。

  一、官員與學界名家

  程仲權雖然沒有功名, 但是文集中多次記載了他與當時官員和學界名家的交往。

  (一) 王象乾

  字子廓, 號霽宇。萬歷四十年 (1612年) 升任兵部尚書, 總督薊遼軍務。程仲權文集中涉及到王象乾的詩文較多。詩集卷五的《王別駕至自高麗軍中》《王中丞幕府偕陳余二君燕集》《上谷夜投黃次龍彌陀寺》《昔與次龍大醉王中丞幕中今忽八年不勝今昔之感》《過聞喜縣縣故為司馬王先生所治》等詩歌均明確記載了作者與王象乾的交往。文集卷十三中的兩封書信分別為《寄王子廓司馬》《又報王司馬》, 詳盡地敘述了二人交往始末。

  從上述書信來看, 程仲權曾長期寄身于王象乾的幕府之中。他在給其子的書信中提道:“我因王司馬公國士之遇, 渠又急欲見我, 我已收拾十一月南歸, 忽焉動此遠游之念, 非是老悖不重軀命, 玄冬嚴寒驅馳鞍馬, 亦以國士報人。”[2]159可見程仲權對王象乾的知遇之恩念念不忘。

  (二) 董見心

  其人生卒年不詳。程仲權與此人的交往很多:詩集卷四有《董吏部次元庭下小山四首》;卷五有《登女郎山簡董明府》;卷六有《雪后同陳澹叔登慈壽寺毗廬閣餞董見心明府》《京師訪董次元吏部》等作。文集中卷十三《報董見心吏部》敘述了程仲權對時局的擔憂:“天下糜爛已極, 括民財盡錙銖, 刈民命如草芥, 米鹽泉布價倍平時, 設有數百里不獲其能無隱憂乎?又聞黃河躍馬可渡, 巨浪日拍陵園, 是何種種為雍熙之害也。”[2]158《與董見心明府》一文則是記載了程仲權的出游經歷。

明代布衣文人程仲權的交游特點分析

  (三) 李維禎

  字本寧, 京山人。明代史學家、文學家。詩集卷三有《前年吳伯乾入郢謁李本寧參知》;卷五有《得李本寧先生潁上報二首》;卷六有《京山訪李本寧先生》等作。

  在文集卷十三《寄李本寧觀察》中, 程仲權請求李維禎為同鄉寫文:“吳生某者, 窶人之子也, 為某親密, 又同游……其諸父曰吳君遂諱某者, 為鄙鄉第一悃愊君子, 頌義在千里之外, 門下嘗聞其人, 今死, 墓草宿矣……于是吳生為其諸父役索樂令書為先容, 以丐于門下, 某久欲端一介而憚于力, 因附半函, 兼為從臾, 又吳生不揣其分, 以門生例, 謹上束修, 不敢望入室得以次相授, 其絳帳之外足矣。惟門下妝錄之。”[2]155《明史》中曾記載李維禎常替人寫文收取報酬, 這封書信恰是一個佐證。

  程仲權與李維禎的交往可以在《列朝詩集小傳》中得以印證。“仲權嘗語余:‘李本寧以詩文雄霸, 人莫敢置一詞。’余得其贈詩, 直規之曰:‘公才不遜古人, 亦落弇州、太函窠臼耶!’本寧拱手嘆服, 以此知其真長者也。”[1]

  (四) 祝無功

  字廷之, 號無功。明泰州學派代表人物。程氏詩集中卷二有《端午日大柳驛呈祝無功給諫》;卷三有《偕祝給諫崔宅宴別席上作》《五月初四日同祝給諫無功發滁陽遣謝諸送者》等作;文集卷十三中還有《與祝無功父母》書信一封。

  (五) 曹學佺

  字能始, 一字尊生, 閩中十子之首。程仲權的詩集中記載了和曹學佺的交往:卷二有《偕謝少連柳陳甫胡仲修集曹能始廷尉》《賦得銅溪畫森沉送曹廷尉能始還閩》;卷四有詩篇《雨中集清涼臺送梅子馬赴曹能始同陳唯泰還閩》。其中卷三《同祝黃門曹廷尉諸公七夕燕集賦得曝衣》一詩, 以七夕前后曬衣服為題, 生動有趣。

  (六) 阮堅之

  字自華, 懷寧人, 曾任福建福州推官, 《列朝詩集小傳》有記載。阮堅之與同時期的曹學佺、屠隆等人都有交往[3]75。詩集卷三有《趁阮堅之司理至京口驛金翔龍載至廣陵伎同登北固山》;卷四有《陪阮司理堅之宴蕭氏莊》《十六日與阮司理別》等作品。

  文集卷十三《寄阮堅之司理》中提到兒女婚事和老友梅季豹的近況:“景升夏仲已歸, 促弟為兒女子了婚嫁事, 季豹日縱在藥, 失血之后, 絕無痊期。大肉盡脫, 醫家僉云已在死法中, 茫茫宇宙喪此良友, 與少連部署其后事。仰面假貸, 既汗且淚。”[2]158

  (七) 邢侗

  字子愿, 號知吾, 與董其昌、米萬鐘、張瑞圖并稱“晚明四大家”。邢侗與王象乾是兒女親家, 因此, 程仲權與邢侗的來往也在意料之中。詩集卷四有《邢子愿太仆見存走答》;文集中卷十三有書信《與邢子愿太仆》。

  (八) 茅坤

  字順甫, 號鹿門。明代“唐宋派”代表人物。詩集卷三有《賦得白岳壽茅鹿門先生七十》;文集卷十一有《祭茅鹿門先生文》。

  (九) 臧懋循

  明代戲劇家。詩集卷六中有《集臧晉叔希林閣同賦賦鐘山春望仿應制體分得六魚》。

  二、程氏鄉黨和布衣文友

  程仲權交游最多的還是程氏鄉人和志同道合的普通文友。有的人交游廣泛, 姓名見錄于各類筆記雜談;有的人則是默默無聞, 僅在程氏集中一窺身影。

  (一) 潘之恒

  字景升, 安徽歙縣人, 明代戲曲評論家、詩人。程仲權與潘之恒乃兒女親家, 二人交往分外親密, 集中多有體現。

  第一, 程仲權和潘之恒的詩文互酬非常頻繁。程仲權在詩集卷四《讀潘景升白岳壁間題句》中稱贊老友新作;《長兒自金閶持景升東生書至》中追憶往昔, 哀嘆身世;卷六《同景升游齊云山》記錄二人游蹤。《答潘景升》約談兒女婚事:“屈指行年五十淹, 白頭青鏡漫生嫌。衰遲未足惟婚嫁, 瑣屑關心到米盬。”[2]65文集卷七《潘景升金昌詩序》提到為潘之恒作序。

  第二, 程仲權、潘之恒經常與一批志同道合的文人聚會, 詩酒唱和。詩集卷四有《藍園與景升吳季和叔承分得臨字》《逍遙園偕宋西寧忠甫潘景升餞別何無咎歸永嘉得馨字》;卷六有《偕潘景升赴江淮之明府燕程園時明府急往潤州》《新晴偕景升虎丘尋鄒彥吉使君使君挾伎石湖》《與景升諸君集屯水上》《吳丈人辛園與景升賦》《與景升約孫生祈倦無門洞洞壁刻開公像偉甚》;卷七有《首夏同馮開之潘景升過吳伯霖郎閣分得人字》《潘景升載李如期邀予沈祖量泛舟予以誤期后至因宿湖心亭》等作品。

  (二) 黃隱叔

  其生平不可考。程仲權詩文集中留下的有關黃隱叔的記載特別多, 可見二人相交甚篤。詩集卷三有《辛丑臘月八日為黃隱叔三十四初度徵美自新安為致雙磁欛杯是日適致喜賦短歌》《冬夜偕吳鳳賓魏昆峰黃開先隱叔程德懋集黃荊卿宅》《黃隱叔自舍中扶病來送》《夜集范東生宅子且與隱叔北渡東生及胤昌允賓入浙》《留別黃隱叔二首》;卷六有《九日偕黃隱叔君政徵美放筏登石蓮山因過宿程右文許氏表弟程家甥皆至》;卷十有《戲簡黃隱叔》共四首等作。

  文集卷四《黃隱君惟存誅》提到黃隱君的生平:“惟存先生含光茹璋, 白首以處士終。”[2]104黃隱叔經商的時候恰逢倭寇進犯, 城郊變成廢土, 黃隱叔身居廢墟而氣宇非凡, 談笑飲酒退盜。文集卷十三中收錄了程仲權寄給黃隱叔的三封書信。

  (三) 范東生

  生平不詳, 也是作者摯友。詩集卷四有《八月十三日范東生載酒虎丘》《同汪君觀范東生王允賓飲王胤昌邸》《范東生園成四首》《夜集范東生宅子且與隱叔北渡東生及胤昌允賓入浙》;卷六有《偕管仙客晚集范東生園池分得燈字》;卷九有《讀范東生詩》《辛丑九月三日范東生入嘉禾得詩十首》等作。

  (四) 謝少連

  新安人, 《萬歷野獲編》有記載。詩集中卷二有《偕謝少連柳陳甫胡仲修集曹能始廷尉》《送謝少連之泰州兼寄楊兵憲》;卷六有《酌后與謝少連伯仁侄步出鳳山門尋故宋宮址》等作。

  (五) 丁谷初

  丁谷初是一名民間收藏家。程氏文集中有兩封書信, 卷十三《復丁谷初》提道:“弟與足下二十三年兄弟, 而足下二十三年恩不報。”[2]156《與丁谷初》一文敘述家常瑣事:“前日入邑, 約過足下, 而再失期, 可謂垢顏塵抱矣。家姊又辱賜名, 以田頭牟麥將登, 以為一年饦馎之計, 不妝 (裝) 入甕不敢行。”[2]157

  (六) 何無咎與梅季豹

  何梅二人均是早期與程仲權、潘之恒等人結社的文友, 但是程氏文集中與二人有關的記錄并不甚多。詩集卷四有《寄何無咎》《送汪純白之永嘉兼訊何無咎》;卷六《逍遙園偕宋西寧忠甫潘景升餞別何無咎歸永嘉得馨字》;卷七有《梅季豹偕孟姬以十月二日同生時留滯秦淮賦贈》等作。文集卷七《潘景升金昌詩序》提道:“憶昔與景升盟無咎于摩訶庵, 既得與景升盟季豹與瓦官寺。”[2]120

  (七) 程氏族人

  程民逸, 生平不詳, 當是作者長輩。詩集卷三有《民逸叔喪內假吳氏館奉唁》;卷四有《重九后三日民逸叔以五十一初度禮佛龍山院攜酒壽之》《偕民逸叔訪吳季和子野時季和民逸各訴鰥居之寂》《庚子除夕宿恒山堂戲歲二日得辛三日立春寄民逸叔本源上人仰山》等作。

  此外, 詩集卷二《蜚卿族孫從趙德友讀書焦山詩以勖之》, 卷三《閶門風雨與家兄敏叔汪獻卿守一德徵諸侄醉別》《行至崇德遇靈質叔祖公權弟命舟追送相隨》《過固鎮省族人》, 卷六《公權弟求余與其先人作狀》等作品也涉及到程氏族人。

  (八) 其他友人

  程德懋與黃荊卿, 生平不詳。詩集卷三有《冬夜偕吳鳳賓魏昆峰黃開先隱叔程德懋集黃荊卿宅》;卷四有《偕黃荊卿黃隱叔程德懋夜集吳鳳賓》《舟中懷程德懋》《約吳孟貞葉元博張儀卿曹思洕思廷宋王孫程德懋游半湯予與德懋阻雨后期》;卷六有《送程德懋至金斗》等作。

  吳季常、吳季和兄弟, 生平不詳, 詩集卷四有《送吳季常歸新安兼寄其兄季和》《過訪吳季和》《藍園與景升吳季和叔承分得臨字》《偕民逸叔訪吳季和子野時季和民逸各訴鰥居之寂》《寄吳季和庵居》等作。

  程鼎卿與何稺孝, 生平不詳, 卷四有《舟夜同何稺孝儀部程鼎卿得愁字》《同稺孝鼎卿詠津鼓限陽字》《詠浦樹限青字》《詠漁火限寒字》《詠沙岸限沙字》, 卷六有《送何稺孝潞河舟中同程鼎卿分得風字》等作。

  金翔龍, 生平不詳, 詩集卷三有《趁阮堅之司理至京口驛金翔龍載至廣陵伎同登北固山》, 卷六有《寄間軒為金翔龍賦》。從文集卷三《金山人傳》得知, 金翔龍與大部分的徽商經歷相似, 也是久學不第變服為賈。

  王思廷, 生平不詳, 文集卷十三《寄王思廷》提到與潘家的嫁娶。

  孫笏石, 生平不詳, 文集卷十三有《報孫笏石先生》, 亦有《寄孫笏石先生》。

  三、緇衣羽客

  程仲權在文字中多次提到自己篤信佛道, 因此他與僧道的交往也比較多。

  他經常與友人在寺廟庵堂聚會。如詩集卷四有《暮春君衡招飲寶林庵》《重九后三日民逸叔以五十一初度禮佛龍山院攜酒壽之》《雪后同陳澹叔登慈壽寺毗廬閣餞董見心明府》《孫子荊招晚酌南屏竟然上人房》《病起過玉軒上人竹下偕柳陳甫諸丈小飲》《從那伽庵訪吳子野》《上谷夜投黃次龍彌陀寺》等詩文。

  他也會去拜訪高僧名道, 并記載他們的一言一行。如詩集卷四有《龍山院訪靜上人》《龍山院為先少師剏屢廢屢興近得靜上人住持》《棲松隱師房定公自無門洞來訪送至湖上》《塘棲過超然上人茶庵》《宿涵月上人樓》《壽近松上人六十》《過蓀谷訪介如上人》等作。卷六有《禮佛后聽鑾公談法華》《問詢虞二僧孺山居》《鑾公談其檀越十索詩為贈》《送鑾公靈隱開法華期畢歸永嘉》等作。文集卷十三《與光月上人》一文中更是流露出皈依之愿:“客楚十二旬, 溺曲中者十七, 侍倪座者十三, 耳障重眾生, 此時雖自訟其有及乎?伏惟和尚安隱少病少惱, 世界多事, 象季莫挽, 白衣淄流俱值陽九埋頭自晦, 乃今日第一上策。……秋杪擬候丁先生, 便為足下長隨眾矣。”[2]154

  四、青樓女子

  程仲權好“狹斜飲博”, 與青樓女子的交往也在情理之中。

  他與友人出游經常攜伎同行。如詩歌《趁阮堅之司理至京口驛金翔龍載至廣陵伎同登北固山》《梅季豹偕孟姬以十月二日同生時留滯秦淮賦贈》《偕景升登仰山以挾女星者隨》《西湖泛雨同太史馮開之司理徐茂吳太學潘景升吳太寧山人俞羨長胡仲修吳德符文學范東生沈景倩女郎薛素素得龍字》等作品。這種詩文對于女伎本人沒有過多描述。

  他還經常贈送詩文給青樓女子, 表達自己對她們的喜愛與欣賞。詩集中卷四有《贈秦素素二首》《同潘生同贈曹君明王蕊珠》, 卷六有《玉峰楊寶兒度曲有贈》《贈病妓》, 卷十有《贈薛五素素十絕和沈景倩賦》共10首, 《贈李姬》共五首, 《過居巢贈文娟校書》共四首等作。文集卷十三《與郝文姬》寫道:“憶與張幼才飲卿家, 于時殘雪在庭, 對卿不啻瓊樹枝。及至吳門, 見扇頭諸詩, 璠玙璀璨, 謝道韞而下, 稀見其儔。”[2]152

  五、結語

  明代文人結社盛行, 錢謙益提到程仲權曾與潘之恒、梅季豹等結社, 程氏文集中有《寄仰山社侶》:“歲往頻嗟儔侶稀, 緣空真與世情違。逢僧幾約春前社, 留偈誰傳夜半衣。西域圣人金粟號, 中峰禪室寶花園。微從鼻觀窺消息, 雪后殘梅偶契機。”[2]62

  程仲權與好友經常集會吟詩。在友人家聚會的有《六月六日同諸君言燕李伯幾宅》《冬夜偕吳鳳賓魏昆峰黃開先隱叔程德懋集黃荊卿宅》《陪阮司理堅之宴蕭氏莊》《同汪君觀范東生王允賓飲王胤昌邸》《偕諸友過張儀卿莊》《飲李參知宅向夜移尊魏穎超城下別業》《偕祝給諫崔宅宴別席上作》《夜集范東生宅子且與隱叔北渡東生及胤昌允賓入浙》《偕管仙客晚集范東生園池分得燈字》《壬寅人日集黃荊宅》《夜集李本石蘭玉堂陳賞古圖器》等作。如詩集卷二《初冬長安與莊靜甫謝于楚趙安張去華夜集》提道:“故人敦宿約, 檐灮遲薄暮。小婦中廚疏, 豆觴雜無序。濁酒一再行, 醉醒各異趣。同好指心曲, 剿言及時故。”[2]24可想聚會之場景。

  他們出游名勝, 也會分韻賦詩。如《趁阮堅之司理至京口驛金翔龍載至廣陵伎同登北固山》《八月十三日范東生載酒虎丘》《與景升諸君集屯水上》《九日偕黃隱叔君政徵美放筏登石蓮山》《程元魯攜酒南屏奉仲虛館同程初復孫紹卿不伐分得床字》《約吳孟貞葉元博張儀卿曹思洕思廷宋王孫程德懋游半湯予與德懋阻雨后期》《集臧晉叔希林閣同賦賦鐘山春望仿應制體分得六魚》《偕社中諸公后湖看荷花限水字》等作。

  程仲權遍游大江南北, 交游甚廣。他一生不第, 所以對與官員和學界名家的交往十分自豪, 津津樂道。他與鄉鄰友人身份相同, 地域相近, 彼此交往真切自然, 互動頻繁。他年輕的時候喜歡飲酒冶游, 在與青樓名妓的交往中以風流多情自許。他老年貧病交織, 因為和僧道交往密切, 自然流露出皈依佛門的思想。

  明代中后期, 伴隨著文學的民間化走向, 大批的民間文人投入到文學創作中來。絕大部分的民間文人, 因為缺乏足夠的機緣和才力, 終生難窺方家之徑, 詩文成就有限。但是他們的創作和生活還原了一個真實的文化時空。以程仲權為例, 四庫館臣對他的評價是“七子末派”[2]177。他在給友人的書信中表示:“歸山六年, 寒燈餓影, 坐守四壁, 自是無能三月聚糧, 跬步出戶……乃今盡室居白門, 閉戶為不朽之圖, 詩文之外妄意撰一家言。”[2]157自覺傳承的文學精神也躍然紙上。筆者初步對程仲權的交游進行梳理, 其作品的文學價值尚待進一步研究。

  參考文獻

  [1]錢謙益.列朝詩集小傳[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3:631.
  [2] 程可中.程仲權先生詩集十卷文集十六卷[M].浙江:浙江圖書館藏明程胤萬程胤兆刻本.
  [3]陳慶元.曹學佺年表[J].福州大學學報, 2012 (5) .

    謝欣.程仲權交游研究[J].廣西科技師范學院學報,2019,34(04):43-46.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赌场洗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