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jzcef"><output id="jzcef"></output></th>
<source id="jzcef"></source>
<source id="jzcef"></source>
<rp id="jzcef"></rp>
<center id="jzcef"></center>
<source id="jzcef"><mark id="jzcef"></mark></source>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心理學論文

聽障高校學生網絡過激行為的心理特點和疏導策略

時間:2019-08-08 來源:太原學院學報 (社會科學版) 作者:歐陽葉 本文字數:10926字

  聽障大學生網絡過激行為的心理疏導及其矯正

  摘要:聽障大學生具有追求感官刺激、喜歡自我補償、情緒自控力弱、社會適應性差等心理特點, 這些特點容易使他們沉迷網絡、滋生網絡過激行為, 網絡過激行為具有非理性、爆發性、傷害性和反復性的特點。聽障大學生的網絡過激行為應通過認知改變法、情緒宣泄法和意志鍛煉法等方式進行心理疏導與自我調適, 并通過健全班、院、校三級心理健康安全預防體系, 構建網絡心理健康教育新模式和開展專業的團體心理輔導等進行心理行為矯正。

  關鍵詞:聽障大學生; 網絡過激行為; 心理分析; 心理疏導; 行為矯正;

  作者簡介: 歐陽葉, 長沙職業技術學院特殊教育與學前教育分院講師, 研究方向:教育心理學、特殊教育研究, E-mail:81271688@qq.com。;

  收稿日期:2018-09-14

  基金: 湖南省社會科學成果評審委員會一般立項資助課題“新媒體背景下特教生網絡過激行為的社會心理分析及干預研究” (XSP17YBZZ134);

  Psychological Counseling and Correction of students with Hearing Impairment in Internet Behavior

  OU Yang-ye

  Changsha Vocational and Technical College

  Abstract:Students with hearing impairment have psyc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such as seeking sensory stimulation, liking self-compensation, weak emotional self-control, and poor social adaptability. It is easy for them to get addicted to the Internet and breed excessive online behaviors, which is irrational, explosive, hurtful and repetitive. Deaf college students' network behavior should be changed through cognitive, emotional expression and in the form of will exercise and psychological counseling and self adjustment, and through the country will perfect the three-level ( class, school, and college) school mental health and safety prevention system, build the network new mode of mental health education and conduct professional group psychological counseling and psychological behavior modification.

  Keyword:students with hearing impairment; internet aggression; psychological counseling; behavior modification; behavior modification;

  Received: 2018-09-14

  聽障大學生正處于青春躁動期, 面臨著各種各樣的干擾性、欺騙性和暴力性的信息, 他們受到這些不良信息的影響和侵蝕, 極容易產生網絡過激行為, 如在聊天社交時因觀點沖突侮辱謾罵他人、恐嚇他人等。這些行為不僅侵犯和損害他人的精神和心理, 也對聽障大學生自身的價值觀、人生觀、道德意識、法律意識和健全人格的培育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網絡過激行為的頻繁產生及其嚴重后果應得到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 所以研究聽障大學生網絡過激行為的心理疏導及行為矯正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

  一、聽障大學生網絡過激行為的界定與特征

  (一) 網絡過激行為的界定

  網絡過激行為是網絡偏差行為中最重要的表現形式。網絡過激行為是在新媒體網絡環境中以書面語言為形式的、傷害他人的行為, 如在使用互聯網中用惡毒語言侮辱他人, 散布謠言公然誹謗他人、欺騙他人、侵犯他人隱私等。[1]網絡過激行為大致可分為三類:一是語言攻擊型, 指在網絡中使用“白癡”“腦殘”“變態”“婊子”“下流”等污穢惡毒的詞匯侮辱他人。二是散布謠言型, 指在網絡上, 通過發布虛假信息公然誹謗他人、中傷他人、制作虛假的評論侮辱他人的名譽和人格。三是侵犯隱私型, 在網絡環境中制造虛假身份侵犯他人隱私進行報復。

  (二) 網絡過激行為的理論基礎

  1. 挫折—侵犯行為理論

  心理學研究表明, 挫折容易引發某種形式的過激行為。美國心理學家多拉德將挫折和侵犯聯系起來, 認為挫折與攻擊行為存在某種形式的因果關系, 即所謂的挫折—侵犯行為理論。[2]從某種意義上講, 侵犯行為的產生是由心理上的挫折導致的。著名社會心理學家伯克維茨進一步修正了挫折—侵犯理論的主要觀點, 認為人類出現侵犯行為并非只有挫折一個影響因素, 還需要客觀考慮侵犯行為與社會環境的關聯性。[3]挫折是由于某個有其他行為選擇的人阻礙了我們的目標, 由此產生的憤怒, 這是攻擊行為侵犯意念的準備狀態, 是過激行為發生的條件之一。

  2. 需求層次理論

  馬克思指出需要是人類社會進步及個體發展中的原動力, 是人類心理結構中最根本的東西。[4]這說明需要是個體發展的必備條件。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表明人的需要是一個由低級向高級發展的過程, 是由生存需要和社會需要兩大任務組成, 高層次需要的產生是以低層次需要得到滿足為基礎的, 認為需要和行為之間存在某種緊密聯系。[5]著名心理學家勒溫認為, 個體的某種需要得不到滿足就會促使個體身心產生緊張與不滿的壓抑情緒, 從而使心理失衡, 產生挫敗的情緒體驗。[6]這意味著, 需要的滿足是避免網絡過激行為的重要條件。個體在需要的心理壓力下會產生消極情緒, 這種積累的心理狀態超過個體心理承受力的極限, 就會以不正當的過激方式發泄出來, 從而演變為網絡語言攻擊、網絡散布謠言、網絡語言報復等網絡過激行為。

  (三) 聽障大學生網絡過激行為的特點

  一是非理性。由于聽力損失, 聽障大學生在情緒、個性及社會化發展上呈現出特有的行為表現。他們的網絡過激行為往往受攻擊性、沖突、敵意、易怒等極端情緒所驅使, 表現得易于沖動、任性、波動、失控、毫無理智。此時的行為往往受制于低級情感和消極情緒, 而不是受自我意識的主宰, 因而非理性的情緒化表征突出。

  二是爆發性。由于大腦成熟度不足, 神經細胞無法長時間處于抑制狀態, 興奮狀態明顯優于抑制過程, 因而造成聽障大學生缺乏內部控制力和易于沖動的行為特點, 在短暫的瞬間激發出難以控制的破壞性極大的極端性行為, 表現出強烈的情感爆發力。

  三是傷害性。由于交流不暢, 聽障大學生有疑問和困難, 也無法向他人表達, 讓他人理解自己的想法, 因而造成他們固執、自我中心、易受暗示等消極的人格特征。他們在消極人格特征的驅使下, 容易在應激狀態下給他人精神造成傷害。即便給他人造成的傷害程度不同, 表現形式存在差異, 但可以肯定的是侵犯和損害了他人的身體和心理健康。

  四是反復性。由于社會交往方面發展遲緩, 聽障大學生害怕單獨接觸社會, 缺乏社會常識和社交經驗, 社會適應性相當差。在網絡過激行為發生后, 他們往往會感到內疚、自責和后悔。但因不善交往等客觀原因, 他們在現實交往中內心常常感到孤獨、沮喪和退縮, 這種不良情緒遷移到網絡交往過程中, 會因為一些外部阻力和溝通不順, 重復誘發他們的網絡過激行為。

  二、聽障大學生網絡過激行為的心理分析

  本研究采用分層隨機取樣的方法, 從我校特殊教育與學前教育分院隨機抽取大一至大三共三個年級110名在校聽障大學生進行問卷調查, 包括廣告藝術設計、裝潢藝術設計、計算機應用和汽車運用技術四個專業。回收101份問卷, 剔除、刪除無效問卷后, 實得有效問卷99份, 有效率為90%。采用李冬梅編制的青少年偏差行為量表, 該量表共分三個維度。本次調查問卷參考其中網絡過激行為維度的20個項目, 自編《聽障大學生網絡過激行為問卷》, 并將網絡過激行為細分為網絡心理需求、網絡過激認知、網絡過激情緒和網絡過激意向四個維度, 共12道題。從統計結果分析來看:聽障大學生存在消極的網絡心理需求, 以追求感官刺激為主, 與社會現實缺乏緊密聯系, 習慣于以不當的排解方式來釋放消極情緒。另外, 他們現實人際交往范圍狹窄, 有強烈的網絡人際交往需求, 更傾向于通過網絡社交平臺維持人際關系, 表現得更為輕松自信。

  (一) 感官刺激的追求

  對于網絡心理需求, 61%的聽障大學生認為自己屬于消極的網絡心理需求, 32%的聽障大學生認為自己屬于積極的網絡心理需求, 還有7%的聽障大學生認為兩者皆有。而在消極心理需求中, 52%的聽障大學生選擇了追求感官刺激。平時上網耗費最多的時間按比例高低排序依次是:網絡游戲的比例占34%;網絡聊天、影視娛樂、網絡購物、信息收集、其他分別占的比例為22%、16%、13%、8%和7%。54%的聽障大學生認為網絡游戲刺激過癮, 27%的聽障大學生認為網絡游戲可以展示自己的才能, 滿足成就感;11%的聽障大學生認為網絡游戲無聊, 浪費時間;8%的聽障大學生沒玩過網絡游戲。可見, 追求感官上的刺激是大多數聽障大學生的上網動機之一, 一部分聽障大學生喜歡看花邊新聞、名人軼事、明星隱私和色情資源, 還有一部分聽障大學生喜歡玩網絡游戲。網絡游戲將動人的故事情節、完美的視聽效果、高度的參與性, 以及冒險、懸念、神秘、刺激等諸多因素整合在一起, 為聽障大學生提供了一個神秘的世界, 大大激發了他們的好奇心。同時, 網絡游戲往往都含有血腥、恐怖、搏殺、色情等內容, 這能大大滿足他們對色情暴力的好奇或刺激心理需求。

  (二) 自我補償的心理

  對于網絡過激行為的認識, 78%的聽障大學生認為語言攻擊、散布謠言和侵犯隱私是網絡過激行為, 但有22%的聽障大學生認為侮辱性的謾罵不算網絡過激行為。這可能是聽障大學生與社會聯系嚴重脫節的緣故。由于聽力受損, 缺少聽覺刺激, 聽障大學生較難或無法獲得聲音信息, 語言的理解和交流較為困難, 獲取外界信息受限, 導致其直接與外界、社會實際相脫節, 間接地影響其自我認知發展的豐富性和完整性。加之部分聽障大學生因家庭貧困, 比較自卑, 心思敏感, 在交往中存在因缺乏經驗、技巧而不善交往與溝通, 因擔心他人輕視而不愿交往與溝通, 因性格內向孤僻而不會交往與溝通, 因個性自卑而害怕交往與溝通, 因聽力障礙而無法與人正常交往與溝通, 由此造成自我認知偏差, 從而感到壓抑孤獨。在這種心理作用下, 他們通常有以下自我補償的表現或心理傾向:在社交網絡上感覺自己能被別人所理解, 別人愿意聽自己傾訴;當使用網絡聊天時, 自己感受到真正的自由;對自己在網絡上的表現很滿意;在社交網絡上自己感覺受到他人重視, 能自由表達自己的信念和經常談論自己的觀點;在社交網絡中, 自己不太能控制自己的個人隱私信息的表露。

  (三) 情緒發泄的滿足

  48%的聽障大學生認為自我控制情緒能力一般, 32%的聽障大學生認為經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僅有20%的聽障大學生認為自己控制情緒的能力較強。81%的聽障大學生認為網絡的各類信息會影響自己的心情。82%的聽障大學生認為自己常會在網絡上表達憤怒、敵意、沖動和攻擊情緒。可見, 聽障大學生易于產生不良情緒, 卻缺乏正確的宣泄情緒的網絡表達方式。75%的聽障大學生認為自己不能理解憤怒和敵意的區別, 55%的聽障大學生認為自己不能理解攻擊和沖動的區別。可見, 聽障大學生易混淆一些情緒體驗, 這一現象可能與手語作為他們的主要語言交流工具有關。聽障大學生通常以肢體語言和面部表情來與他人交往。這種情緒的外部表達方式相對來說較為簡單, 不利于他們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意愿以及不能充分地理解他人語言表達的意愿, 這是造成他們語言溝通困難和情緒體驗不清的根本原因。還有可能與他們的思維特點和情感體驗有關。他們的心智成熟緩慢, 以直觀形象思維方式為主, 平時生活中僅限于基本的低級情感體驗, 而缺少惶惑、煩躁、苦惱等高級情感體驗等情緒, 導致他們不能很好地去理解把握抽象情緒。

  (四) 人際交往的需求

  對于網絡過激行為意向, 超過一半的聽障大學生認為自己在網絡社交上會因被欺騙、被誤解和溝通不順等情況下對他人進行語言攻擊;45%的聽障大學生認為自己經常不小心卷入到網絡謠言信息的發布中;5%的聽障大學生認為自己會因報復心理而在網絡上泄露他人隱私或威脅他人。可見, 聽障大學生的網絡過激行為意向較為異常。對于導致這種現象的原因按比例高低排序依次是:網絡溝通較為自由和方便的比例占36%、網絡中的虛擬性比例占32%、不需要理解他人的比例占25%、其他的比例占7%。從參與調查的聽障大學生的朋友圈來看, 77%是聾人、5%是其他身體殘缺的人、18%是健聽人。這可能與他們承受的社會歧視和人際交往狹窄有關。由于身體的殘缺, 人際交流不太順暢, 他們大多在日常生活中或多或少地接受到來自周圍人群的人際溝通壓力。一旦他們在學習、感情、人際關系等方面遭遇到不可預測的挫折, 他們就會陷入迷茫境地, 他們比普通大學生更需要他人來傾聽自己的心聲, 一起分享自己的痛苦, 而他們的聾人朋友卻無法滿足他們的現實人際交流與溝通的需求。網絡打破了他們人際交流與溝通的障礙, 網絡世界的隱匿性和虛擬性讓他們可以突破自我的局限性, 能向值得信任的網絡朋友無拘無束地敞開心扉, 或者讓他們通過網絡論壇可以隨心所欲地向他人求助及尋求精神寄托。這些往往都伴隨著自卑和逃避現實的心理, 將進一步導致他們在虛擬網絡空間激發人際矛盾或者惡化人際關系。

  三、聽障大學生網絡過激行為的心理疏導與行為矯正

  (一) 聽障大學生網絡過激行為的心理疏導方法

  1. 認知改變法

  相對于普通大學生, 聽障大學生由于聽力和語言方面的缺陷, 他們更容易陷入人際溝通和待人接物方面的困擾。他們常常在現實中比較容易焦慮、缺乏自我價值感和成就感, 要么不敢與他人交往, 要么不會與他人交往, 內心十分孤獨。面對網絡社交中的種種誘惑與刺激, 聽障大學生更容易迷失自我, 通過虛擬的自我來獲得一些消極的心理滿足。因此, 作為聽障大學生, 應正視網絡人際交往不同于現實人際交往, 從以下三方面樹立正確的自我意識:首先是正確處理理想自我與現實自我的矛盾。聽障大學生對現實自我的不滿意, 通常具有否定性自我評價和自卑的逃避現實的心理。理想中自己是完美的, 受尊敬與歡迎的人。這就需要他們建立良好的自我感覺, 無條件接納自我, 正確地進行自我分析和自我評價。其次是正確處理渴望交往與心靈閉鎖的矛盾。聽障大學生都有渴望與人交往、渴望獲得友誼的普通心理。然而, 聽障大學生長期面臨著人際交流的不順暢, 不經意間將自己的心靈閉鎖起來, 對身邊的人存在一定的戒備心理和敵意。行為主義心理學家認為:影響我們情緒和行為的不是事情本身, 而是我們對事情的認識和態度。[7]這就意味著聽障大學生需要改變他們自己的觀念和思維方式。在視覺優勢下, 聽障大學生能憑借敏銳的觀察力、注意力、形象思維能力對網絡不良信息作出迅速反饋, 但僅靠視覺信息很容易產生理解偏差。聽障大學生需要深刻意識到網絡過激行為是一種非理性的宣泄方式, 在網絡上將自己的憤怒情緒宣泄出來, 只會讓自己陷入更大的負面情緒中, 無法達到情緒調適目的。再次是正確處理網絡的我與現實的我的矛盾。在熱衷網絡交友的同時, 應該清醒地區分虛擬世界和真實生活的不同, 網絡的我與現實的我應該統一起來, 提醒自己掌握“普適策略”來緩和虛擬人格與現實人格的分裂。

  2. 情緒宣泄法

  相對于普通大學生, 聽障大學生在體驗到負面情緒時容易滋生更多的次級情緒反應, 感覺自己無能為力, 缺乏主動調節情緒的應對策略, 進一步出現更多的難以遏制的沖動性行為。培根說過, 有三種人容易發怒:第一是過于敏感的人;第二是認為自己受到輕視的人;第三是那種認為自己名譽受到損害的人。[8]一部分聽障大學生非常敏感多疑, 喜歡自我否定, 在網絡交往中有時會因為發怒而大吵大鬧, 惡語傷人, 甚至由于無法理性克制情緒而做出一些無法挽回的網絡過激行為。因此, 聽障大學生應以積極的態度去面對自己消極的心理需求和負性情緒, 掌握情緒宣泄方法, 才是解決網絡過激行為的根本途徑。首先是可運用替代性宣泄法。聽障大學生不能通過溝通性的語言傾訴和高歌釋放壓力來發泄自己的負性情緒, 但可以通過在宣泄室觀察他人的宣泄行為學會接納自己的負性情緒, 將自己的沖動性情緒理性地宣泄出來, 加強注意配置、情緒感受和行為反應之間的聯系。當情緒狀態不好時, 通過游泳、爬山、打球等體育運動將焦慮情緒發泄出來, 不盲目地掩飾或排斥自己負性情緒的存在, 不夸大自己的負性情緒, 在不違背網絡道德規范和不觸犯社會法律的條件下, 實現情緒的平衡, 化解負性情緒。還可以通過看電影、下棋、擺弄花草等休閑方式有效地轉移注意力, 培養積極健康的生活方式。其次是可運用書法宣泄法。對于聽障大學生來說, 可能無法體驗到愁悶、悲憤、焦慮等高級負性情緒, 也無法表達出來。通過寫信、寫日記、書法、繪畫等形式可以將這些淤積的負能量排遣出來。再次是可運用轉移升華宣泄法。轉移升華宣泄法采用適當的宣泄方式, 從理性的角度調節因挫折引發的心理不適和攻擊情緒, 將遭遇挫敗后的壓抑情緒轉化為設立新的目標的正面動力, 將個人情感需要得不到滿足的痛苦轉化為奮斗動力, 激發出自我的主觀能動性。

  3. 意志鍛煉法

  相對于普通大學生, 聽障大學生多習慣于用視線來探索, 不喜歡辯證思考, 通過動手操作來滿足自己認識社會和世界的好奇心, 心理承受能力與意志力較為薄弱。因此, 聽障大學生要克服自己對網絡的依賴, 克服自卑、膽怯、沮喪和退縮的社交心理, 需要將視覺探索和動手操作的優勢結合起來, 通過制訂上網計劃、時間管理表格、網絡行為警示卡等手段來實施意志鍛煉法。首先聽障大學生要提醒自己, 不應該成為網絡破壞者和道德失范者。聽障大學生可以給自己制訂一個上網計劃, 使上網具有時間性和目的性。具體的做法是:當面臨上網與否的選擇時, 拿出自己的計劃表, 提醒自己今天的學習任務有沒有完成, 還有沒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需要上網前明確目標, 把具體要完成的學習任務列在紙上, 估計一下時間, 并附上自己的座右銘對自己進行監督。其次, 聽障大學生還應掌握時間管理技術, 充分管理好自己的時間, 會用時間管理表格分配自己的日常事務。具體操作如下:對一天遇到的事件進行重要、一般、不重要的分類安排, 然后做出緊急、一般、不緊急的處理安排。時間管理技術的核心在于幫助聽障大學生制定積極的應對網絡人際交往沖突策略, 通過培養替代性活動和給予適當的支持, 以取代消極的網絡過激行為。再次, 聽障大學生還可以制作網絡過激行為警醒卡提示自己。列出一天內自己的網絡過激意念、消極情緒、積極情緒、網絡過激行為和上網時間。同時, 應設定強制關機時間, 準時下網。通過規劃自己的學業生活, 科學安排上網時間, 不斷提高自己的自制力, 做網絡的合理使用者。

  (二) 聽障大學生網絡過激行為的行為矯正策略

  1. 健全班、院、校三級心理健康安全預防體系

  首先, 構建一級心理健康安全預防網。以班級學生骨干、輔導員和專業教師為主, 培養一批優秀的心理輔導員、朋輩輔導員和助理輔導員。由于學生骨干與班級同學朝夕相處并聯系緊密, 能第一時間發現身邊聽障大學生的異常心理問題, 可以及時地向輔導員反饋信息。專業教師也應當配合輔導員, 針對班上聽障大學生的學習心理和人際交往心理做好監測。輔導員應在做好朋輩輔導員的心理工作的同時, 做好聽障大學生心理談話記錄與歸檔。同時, 不定期調查及跟蹤存在網絡心理障礙的聽障大學生, 及時開展富有特色的網絡心理健康教育主題班會活動。

  其次, 構建二級心理健康安全預防網。以學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和學生工作行政人員為主, 培養一批業余的心理咨詢師。黨總支書記、思政教師、學生處、教務處、團委等應主動加入到二級心理健康安全預防體系中來, 鼓勵他們參與心理健康教育知識培訓與考取心理咨詢師相關證件。學生處應聘請特殊教育界有名的心理專家和學者為聽障大學生定期開展專題講座;團委可利用現代化信息技術手段制作形式多樣的社團微視頻宣傳網絡過激行為的危害和應對措施;思政教師應在課堂上通過網絡過激行為案例來宣傳法制教育, 深入淺出地解決聽障大學生的網絡心理和網絡行為困惑, 產生即時的思想教育效應。

  再次, 構建三級心理健康安全預防網。以學校心理健康教育中心的心理咨詢教師和兼職心理健康教師為主, 開展專業的心理咨詢。聽障大學生面對面的專業心理咨詢有其特殊性, 這對心理咨詢教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鼓勵他們參與特殊教育心理學與心理咨詢的理論知識培訓與考取手語翻譯相關證件。通過問卷、心理測量等科學方法開展網絡過激行為調查, 將聽障大學生的個性狀況、學習狀況、心理狀況、社會支持狀況等記錄下來, 建立聽障大學生網絡過激行為問題檔案, 有計劃有針對性地提出可行的網絡行為心理問題診斷與心理治療方案, 運用心理咨詢技術解決聽障大學生常見的網絡情緒問題和網絡行為問題。

  2. 構建網絡心理健康教育新模式

  首先, 建立網上心理健康教育平臺, 及時滿足心理咨詢的需求。在網上開展心理信息反饋、危機預防預警、心理咨詢服務、心理測量測評、心理宣泄調適等。利用網絡傳播的迅捷性、保密性、互動性、強力滲透性等優勢, 吸引更多的聽障大學生參與到心理健康測試和心理咨詢中來, 提升他們對網絡心理咨詢的信任度并能夠及時滿足他們心理咨詢的需求。相對于面對面心理咨詢來說, 為聽障大學生開展網絡心理健康教育服務具有更大的優勢, 這意味著手語不再是唯一的溝通交流工具, 能將所有不具備熟練手語的專業教師納入兼職心理輔導教師隊伍中。

  其次, 建立網上心理互助體系, 增強心理健康教育的吸引力和感染力。對于聽障大學生來說, 開展網絡“自助、互肋、助人”活動不僅僅是解決網絡心理行為問題的良方, 更是解決他們人際交往范圍狹窄的一種有效手段。利用網絡朋輩心理輔導的方式開通心理互助熱線、短信、郵箱等互動交流渠道, 能滿足群體交流、小團體交流、單獨輔導等多種需求, 鼓勵聽障大學生使用網上心理互助平臺進行自由交流, 內容不限, 促進他們與更多的普通大學生參與到網絡過激行為的心理調適的專題教育學習和案例探討中來, 強調網絡過激行為的自我教育、同輩教育和朋輩互助, 從而減少他們接觸不良網絡社交的機會。

  再次, 建立心理閱讀微信公眾號, 滿足聽障大學生視覺探索的特殊需求。因聽力受損, 聽障大學生更需要視覺上的刺激來完成心理成長的探索行為。利用微信的多元互動功能, 可以打造具有特色的心理閱讀類微信公眾號, 通過諸如心理咨詢故事分享、心理小游戲、心理書籍閱讀打卡、心理微課、心理圖片測試、心理運動等載體, 以娛樂性多樣化的方式將心理健康教育的相關因素呈現出來。其目的是促使聽障大學生主動運用心理健康教育的理論與實踐知識來有所選擇地解決自己的網絡過激行為及心理問題。

  3. 開展專業的團體心理輔導

  首先, 確定團體心理輔導的目標體系。確立目標體系之前要廣泛了解聽障大學生參與網絡過激行為團體輔導的個人意愿、動機及充分考慮網絡心理狀態。一般來說, 目標體系分為三層:第一層是總體教育目標, 能促進聽障大學生以謹慎的態度對待網絡過激行為, 促進網絡交往與現實交往的整合, 增進其網絡心理健康;第二層是自我發展目標, 如針對網絡過激行為認知偏差的聽障大學生確定“重建認知”的主題目標, 對網上易產生過激情緒態度的聽障大學生確定“情緒調適”的主題目標, 戒除對網絡和網友的強烈依賴, 進而促進其心理發展, 培養其健康的人格;第三層預防目標, 在團體心理輔導的過程中, 隨著團體心理輔導的主題目標和活動內容的不同, 相應調整每次團體活動單元目標, 促進聽障大學生更好地了解他人, 接納他人和獲得歸屬感。

  其次, 做好團體心理輔導的設計方案。在設計聽障大學生團體心理輔導方案之前, 先要了解團體心理輔導的主要理論和聽障大學生團體心理輔導的組織實施及注意事項。通常來說, 需要做好以下四項重要工作:一是團隊分類的設計。大致可以將聽障大學生組建成自信心團體、情緒管理團體、人際關系團體、社會適應團體、身心保健團體等五類團體心理輔導。二是團體游戲的設計。適合聽障大學生團體心理輔導的一的系列游戲活動主要有:書寫練習、繪畫練習、閱讀練習、手工練習、運動練習、幻想練習等, 將他們動手操作的欲望充分展現出來, 促進其敞開心扉, 有利于營造融合、親密和相互支持的人際交流氛圍。三是情緒探索主題的設計。不同于普通大學生團體心理輔導以完成自我探索練習為目標, 聽障大學生以完成情緒探索練習為目標。圍繞著聽障大學生情緒外化和情緒認知滯后的特點, 適合他們的直觀形象認識情緒的主題有:專注與情緒、季節與情緒、運動與情緒、顏色與情緒、壓力與情緒等, 可以幫助他們勇敢開放地表達自己的情緒, 有意識地控制自己的情緒, 培養他們積極向上的情緒。四是人際交往主題的設計。普通大學生能通過在團體心理輔導中運用反應技術、互動技術和行動技術建立良好的人際關系。聽障大學生卻需要通過在團體心理輔導中的協同合作與心理康復來培養自信心, 適合他們的人際交往主題有“溝通禮儀”“覺察他人需要”“了解他人”及“接納他人”, 促進他們更好地完成自信成長的可能性, 發掘自身內在的潛能, 形成與提升健康的自我形象。

  再次, 做好團體心理輔導的實施工作。一般來說, 團體心理輔導有師生輔導、成員相互輔導、小組集體討論、行為示范、心理游戲和講座等方法。聽障大學生網絡過激行為的團體心理咨詢工作至少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一是通過熱身的游戲活動引出主題, 促使他們放松心情, 緩解現實心理緊張情緒和網絡焦慮情緒;二是采取尋找相似性、彼此交流、專心聆聽、運用練習等措施提高他們參與團體的興趣, 促使他們愿意與他人交流自身的成長經歷, 與他人產生情感與心靈共鳴;三是通過心理劇、角色模擬等心理游戲進行小組互動, 促使他們與小組成員之間進行相互輔導, 引導其正確克服網絡心理障礙, 共同為改變網絡過激行為而努力;四是通過頭腦風暴法開展網絡過激情緒認識與網絡過激行為表現的小組討論, 促使他們提高自身管理情緒的能力;五是通過行為訓練法, 設定基本的人際交往的情境, 促使他們找到人際關系的困惑, 能主動模仿學習行為示范者, 積極尋求改善人際關系的途徑, 學習并掌握人際交往的技能;六是通過小組歸納和總結網絡過激行為的自我管理方法, 幫助他們訂立彼此互相監督的行為契約;七是處理分離焦慮。團體咨詢活動的終結可能會讓他們產生強烈的失落感和分離焦慮, 但由于聽障大學生的心理建設能力還未成熟, 應特別審慎處理, 幫助他們愉快又充滿信心地結束團體心理輔導。

  總之, 心理疏導與調適重視提升自我心理健康水平, 聽障大學生應根據自身發展及環境的需要重新調整自我認知、適應變化的外部環境, 采取積極的心態對自己進行心理控制和情緒調節, 從而最大限度地發展個人潛力和實現自我價值, 維護心理平衡, 克服及消除各類網絡行為偏差問題。與個體自我心理疏導及調適相比, 團體心理輔導影響廣泛, 效率高, 關鍵是能為聽障大學生精心營造良好的人際交往情境, 提供行為訓練的機會, 以解決聽障大學生團體共有的網絡心理障礙, 讓其轉向于易于鞏固的咨詢效果, 尤其適用于改善人際關系不良而引發網絡過激行為的聽障大學生。只有結合自我心理疏導和團體心理輔導的干預效果, 再借助心理健康安全預防體系和各種網絡心理健康教育方式方法的配合使用, 才有可能最終達到改善聽障大學生網絡過激行為, 幫助他們發展某種心理品質和形成健全人格的目的。

  參考文獻

  [1]李冬梅, 雷靂, 鄒泓, 等.青少年網上偏差行為的特點與研究展望[J].中國臨床心理學雜志, 2008 (1) :95-97+70.
  [2]馮建軍.網絡欺凌及其預防教育[J].教育發展研究, 2018 (6) :49-54.
  [3]胡春光.校園欺凌行為:意涵、成因及其防治策略[J].教育研究與實驗, 2017 (2) :73-79.
  [4]孫新建.從需求理論看大學網絡德育的重要性和有效性[J].云南社會主義學院學報, 2014 (3) :118-119.
  [5]孫長玥.從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研究當代大學生網絡行為的心理狀況及教育策略[J].雞西大學學報, 2015 (7) :15-18.
  [6]陳莉.積極心理學視閾下的青少年網絡欺凌問題研究[J].河南牧業經濟學院學報, 2017 (10) :77-80.
  [7]郝其宏.大學生網絡成癮的行為主義心理學分析[J].學校黨建與思想教育, 2010 (23) :63-64.
  [8]冀明武.培根人性論研究[J].南陽理工學院學報, 2015 (1) :1-5.

    ]歐陽葉.聽障大學生網絡過激行為的心理疏導及其矯正[J].太原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20(04):89-96.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赌场洗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