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jzcef"><output id="jzcef"></output></th>
<source id="jzcef"></source>
<source id="jzcef"></source>
<rp id="jzcef"></rp>
<center id="jzcef"></center>
<source id="jzcef"><mark id="jzcef"></mark></source>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臨床醫學論文 > 麻醉學論文

全麻手術患者采用系統保溫措施的療效

時間:2019-08-12 來源:基層醫學論壇 作者:顧文榮 本文字數:4452字

  系統保溫措施在全身麻醉患者中的應用效果觀察

  摘要:目的 觀察全麻手術患者實施系統保溫措施的效果。方法 將擇期全身麻醉手術患者208例分為觀察組與對照組各104例, 對照組進行常規保溫, 觀察組采用系統保溫措施:麻醉前進行訪視、積極協助縮短手術時間、做好各項保溫暖措施。觀察2組手術期各時段體溫、手術時間、術中出血量、全麻清醒時間、氣管拔管時間。結果 觀察組手術1 h體溫 (36.32±0.21) ℃、手術結束時 (36.30±0.22) ℃, 高于對照組的 (35.79±0.31) ℃、 (35.70±0.29) ℃ (P<0.05) ;觀察組手術時間 (143.36±35.38) min、術中出血量 (475.22±78.39) m L、全麻清醒時間 (44.12±8.56) min、氣管拔管時間 (23.48±5.24) min, 低于對照組的 (162.37±40.23) min、 (610.39±80.92) m L、 (58.28±9.45) min、 (32.19±7.35) min (P<0.05) 。結論 對全身麻醉患者實施系統保溫措施, 可有效維持術中體溫穩定, 降低出血量, 縮短手術、清醒及麻醉拔管時間, 值得進一步推廣及運用。

  關鍵詞:全身麻醉; 系統保溫措施; 常規保溫; 效果對比;

  作者簡介: 顧文榮, 男, 本科, 副主任醫師。;

  收稿日期:2019-05-21

  Observation on the effect of systematic heat preservation measures in patients undergoing general anesthesia

  Gu WenRong

  The Yongzhi Distirct People's Hospital of Suzhou City

  Abstract:Objective To observe the effect of systematic thermal insulation in patients undergoing general anesthesia.Methods 208 patients undergoing elective general anesthesia were divided into observation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with 104 cases each.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routine heat preservation.Observation group adopted systematic heat preservation measures:Visiting before anesthesia, actively helping to shorten the operation time, and doing a good job of various thermal insulation measures.Observation indicators included body temperature, operation time, intraoperative bleeding volume, time of awakening and time of tracheal extubation.Results The body temperature of the observation group (36.32±0.21) ℃ centigrade 1 hour after operation.At the end of the operation (36.30±0.22) ℃ was higher than that of the control group (35.79±0.31) ℃, (35.70±0.29) ℃ (P<0.05) .The operation time of the observation group (143.36±35.38) min, intraoperative bleeding volume (475.22±78.39) m L, awakening time of the whole body (44.12±8.56) min, time of tracheal extubation (23.48±5.24) min were low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162.37±40.23) min, (610.39±80.92) m L, (58.28±9.45) min, (32.19±7.35) min, (P<0.05) .Conclusion Through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rmal insulation measures for patients under general anesthesia, it can effectively maintain the stability of body temperature during operation, reduce the amount of bleeding, shorten the time of operation, awakening and extubation of anesthesia, which is worthy of further promotion and application

  Keyword:General anesthesia; System thermal insulation measures; Conventional thermal insulation; Effect comparison;

  Received: 2019-05-21

  人體各項臟器功能的正常運行需要依靠正常體溫維持, 但全身麻醉手術治療過程中患者極易出現體溫降低的現象[1], 導致患者耗氧量降低, 抑制機體免疫功能, 引發凝血機制異常及機體器官組織代謝率降低, 嚴重影響患者預后[2]。全身麻醉下手術為多種疾病的主要治療方式, 低體溫是手術中較為常見和多發的問題, 因此需要給予患者必要的保溫措施[3]。本研究在全麻手術患者中實施系統保溫措施, 取得較好效果, 報道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選取2017年1月—2018年12月我院擇期全身麻醉手術患者208例, 納入標準:ASA分級為1~3級;手術前患者體溫保持在36.5℃上下, 無發熱或體溫過低。根據患者入院的先后順序依次編號, 再按照單雙數的方式將患者分為觀察組與對照組各104例。對照組男54例, 女50例;年齡21歲~83歲, 中位年齡58歲, 包括普外科手術50例, 骨科手術30例, 婦科手術20例, 其他4例。對照組男56例, 女48例;年齡24歲~84歲, 中位年齡59歲, 包括普外科手術48例, 骨科手術32例, 婦科手術18例, 其他6例。2組基本資料無明顯差異 (P>0.05) , 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2組均采取全身麻醉方式:術前肌肉注射阿托品, 劑量0.3~0.5 mg。氣管插管機械通氣, 吸入七氟醚, 利用羅庫溴銨維持肌肉的松弛度, 手術過程中根據患者實際情況推注異丙酚。對照組使用常規保溫方式:接送患者往來手術室與病房的過程中蓋好棉被、空調溫度調整、手術過程中采用蓋雙層大單等。觀察組實施系統保溫措施, 具體如下:

  1.2.1 麻醉前進行訪視

  術前完善各項評估, 將麻醉相關注意事項告知患者, 做好患者的心理支持工作, 消除其不良情緒;讓患者保持積極心態面對手術治療。

  1.2.2 縮短手術時間

  麻醉操作過程準確和迅速;協助醫生消毒減少皮膚暴露時間;實施手術前準備好相應的手術器械及藥物;相關手術人員提高自身技術, 協調配合各項操作, 使手術流程順利進行, 縮短手術時間。

  1.2.3 完善各種保溫措施

  (1) 控制手術室溫度:術前1 h~1.5 h, 將手術室溫度保持在25~26℃之間, 手術開始后保持在23~24℃之間。 (2) 使用充氣式升溫毯:應用擁有三個溫度檔的充氣式升溫毯, 根據不同階段使用不同溫度檔, 方便手術過程中合理便捷地調整溫度。 (3) 手術用消毒液及沖洗液經醫用加溫箱加熱, 維持在37℃;使用電子加溫器與輸液管道連接在一起, 提高輸入液體溫度。 (4) 采用人工鼻減少體腔散熱。 (5) 減少身體暴露面積:身體暴露部位使用被子、毛毯等進行遮蓋。 (6) 應用手術貼膜, 在避免細菌轉移的同時控制好液體的流向。

  1.3 觀察指標

  手術各時段體溫 (基礎狀態時;麻醉完成時;手術開始、1 h、結束時) 。手術時間、術中出血量、全麻醉清醒時間、氣管拔管時間。

  1.4 統計學方法

  計量資料以表示, 采用t檢驗, 計數資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檢驗, 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組患者基礎狀態、麻醉完成及手術開始時體溫無明顯差異 (P>0.05) ;觀察組患者手術1 h、手術結束時體溫高于對照組 (P<0.05) 。觀察組手術時間、術中出血量、全麻清醒時間、氣管拔管時間低于對照組 (P<0.05) 。見表1、表2。

  表1 2組全麻患者各時間段體溫比較    

 

  表2 2組手術時間術中出血量全麻清醒時間氣管拔管時間比較   

 

  3 討論

  全身麻醉手術過程中導致患者低體溫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幾種: (1) 手術室體溫低:臨床報道顯示[4], 當手術室溫度低于21℃時所有全身麻醉手術患者均會出現體溫降低現象。 (2) 手術野暴露:手術區域消毒會導致熱量散失, 特別是開腹手術治療的患者, 由于創面較大, 患者內臟暴露的時間過長導致體熱丟失致體溫降低[5]。 (3) 麻醉藥品應用:全麻狀態下肌肉松弛, 患者產熱也隨之下降, 另外麻醉藥也具有血管擴張作用, 增加了機體散熱, 引起體溫下降[6]。 (4) 患者因素:低齡及老年患者身體機能不成熟或處于衰退狀態, 生理儲備能力較差, 當外界溫度較低時將會加重機體散熱[7];患者如果存在焦慮、緊張、恐懼等情緒, 回心血量和微循環受到影響, 導致體溫降低。 (5) 手術時間及輸液原因:手術及暴露時間較長、暴露范圍較廣, 導致患者與冷環境接觸的時間長, 散熱增加, 導致體溫降低[8];常溫輸液及庫血輸入、冷鹽水沖洗體腔等操作導致患者體溫降低[9]。

  全身麻醉0.5 h后患者中心體溫開始下降, 隨后的3 h~4 h間可以維持在某一水平, 但如果不采取體溫干預調控, 體溫將會進一步下降, 導致腎血流及腎小球濾過率隨之降低, 經腎臟排泄的麻醉藥作用延長, 低體溫也可抑制肌松藥經肝臟代謝以及肝腎排泄的過程, 延長了麻醉藥品清除時間, 延緩復蘇[10];發生低體溫后體溫調節中樞易受破壞, 引起寒戰、躁動等應激反應, 影響手術操作[11]。防止低體溫的發生, 既要防止熱量散失, 又要及時補充熱量, 傳統干預方式采用蓋被進行保溫, 僅能一定程度減少患者熱量散失, 無法為患者提供熱量, 單純蓋被保溫不能取得理想效果[12]。本文觀察組實施系統保溫措施:通過麻醉前訪視, 幫助患者消除不良情緒, 減輕其對回心血量和微循環的影響;協調配合手術各項操作, 使手術順利進行, 縮短手術時間, 本文觀察組手術時間 (143.36±35.38) min;低于對照組的 (162.37±40.23) min (P<0.05) , 可避免長時間處于麻醉狀態導致的體溫下降;完善各種保溫措施, 控制手術環境的溫度、使用充氣式升溫毯、手術用消毒液及沖洗液經醫用加溫箱加熱、采用人工鼻減少體腔散熱、減少身體暴露面積、使用手術貼膜, 最大程度保持患者術中體溫的穩定, 避免術中低體溫發生。觀察組手術1 h、手術結束時體溫高于對照組 (P<0.05) 。由于觀察組手術過程體溫高于對照組, 降低了低體溫引發的凝血機制異常, 所以術中出血量 (475.22±78.39) m L低于對照組的 (610.39±80.92) m L, (P<0.05) ;也減少了低體溫對麻醉藥品代謝排泄的影響[10], 因此全身清醒時間 (44.12±8.56) min、氣管拔管時間 (23.48±5.24) min低于對照組的 (58.28±9.45) min、 (32.19±7.35) min (P<0.05) 。

  綜上所述, 系統保溫措施可有效維持全麻手術患者體溫的穩定, 改善術中凝血功能障礙, 降低出血量, 縮短清醒時間及麻醉拔管時間, 從而降低手術風險, 值得臨床應用。

  參考文獻

  [1]董妞, 商臨萍, 付秀榮.神經外科全麻手術患者術中低體溫發生的危險因素分析[J].遵義醫學院學報, 2016, 39 (3) :302-305.
  [2]康建勛, 劉立業.麻醉患者體溫變化對麻醉后蘇醒及拔管時間的影響探究[J].中國醫學創新, 2015, 14 (31) :132-133.
  [3]楊雪峰.麻醉期低體溫的影響因素分析及干預方法探討[J].系統醫學, 2018, 3 (1) :39-42.
  [4陳玲, 陶坤明, 王嘉鋒, 等.輸液加溫在胸腔鏡下頸、胸、腹三切口食管癌根治術中的應用[J].國際麻醉學與復蘇雜志, 2017, 38 (3) :238-242.
  [5]陳立建, 毛煜, 趙仙雅, 等.多模式保溫對精準肝切除術中低體溫發生的影響[J].中華麻醉學雜志, 2016, 36 (6) :705-707.
  [6]李陳茜, 張加強, 馬麗斌.多模式保溫對肝癌根治術患者術后轉歸和費效的影響[J].中華麻醉學雜志, 2017, 37 (11) :1304-1307.
  [7]張慶梅, 夏曉瓊, 尹學軍.體溫保護對剖腹胃癌根治術患者快速康復的影響[J].臨床麻醉學雜志, 2018, 34 (1) :29-32.
  [8]謝言虎, 陳旭, 吳運香, 等.術中低體溫危險因素分析[J].臨床麻醉學雜志, 2016, 32 (9) :925-927.
  [9]宋瑞月, 易杰.預保溫在防治圍手術期低體溫中的作用及其研究進展[J].國際麻醉學與復蘇雜志, 2017, 38 (2) :157-160.
  [10]張淼, 張野, 陳紅, 等.綜合保溫對胸腔鏡手術患者術后低體溫及復蘇期并發癥的影響[J].麻醉安全與質控, 2018, 2 (1) :36-40.
  [11]茍全霞.手術室術中保溫干預對老年股骨骨折患者出血量、體溫及術后凝血功能的影響[J].血栓與止血學, 2017, 23 (3) :501-503、506.
  [12]王宇.術前預保溫對腹部腫瘤手術患者干預效果的分析[J].河北醫科大學學報, 2014, 35 (10) :1224-1226.

 

    論文來源參考:]顧文榮.系統保溫措施在全身麻醉患者中的應用效果觀察[J].基層醫學論壇,2019,23(22):3130-3132.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赌场洗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