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經濟學論文 > 中國經濟論文

    中國經濟“新常態”下的挑戰與發展策略

    時間:2015-10-30 來源:未知 作者:小韓 本文字數:6146字

      經濟“新常態”的科學內涵

      2014 年5 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河南省考察,第一次用“新常態”來描述我國的經濟態勢,他指出“我國發展仍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我們要增強信心,從當前我國經濟發展的階段性特征出發,適應新常態,保持戰略上的平常心態”.在2014年12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經濟發展新常態做出了系統性闡述,提出要認識新常態,適應新常態,引領新常態。

      何為“新常態”?“新常態”這一概念的最早提出者是埃里安(Mohamed El-Erian),美國太平洋基金管理公司的總裁。

      他定義的“新常態”是指經濟危機以后經濟的恢復緩慢且痛苦的一個過程。何為中國經濟“新常態”?“新”是指和過去不同,即和中國過去33 年(1979-2012 年)的經濟平均增速為 9.8% 的粗放型高速發展模式不同(世界經濟同期年均增長僅為2.85%),經濟轉入中高速或者中速的集約型發展階段;而“常態”表明這一狀態不是暫時的短期的現象,而是一個會長期存在的過程。中國經濟處于“新常態”階段的主要特征是:高效率、低成本、可持續。

      這表明在未來的發展中,我國經濟發展將更加重視人民需要,更加重視結構調整,更加重視創新發展,更加重視保障和改善民生,更加重視城鄉統籌,更加重視環境保護和能源的可持續發展等。

      在新常態之前,全球曾處于一個被稱為“大穩定”時期的舊常態,大概從1985年開始一直到 2008 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機爆發,這一階段維持了20 多年時間。在這個被稱為“大穩定”的時期內,世界各國的經濟發展都擁有了一段大好時光。從宏觀上看呈現出三大經濟調控目標的同時出現,即高速穩定增長的經濟、低水平的失業率和低水平的通貨膨脹率同時并存的美好景象。2008 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宣告了“舊常態”的結束,全球經濟從此進入“新常態”階段。可以說,現階段以及在更長的時期內,“新常態”將是整個世界經濟的最主要經濟特征,是一個長期趨勢。

      中國經濟從2009 年開始進入新常態,其主要特征是結構性減速。增長下臺階,質量上臺階是新常態最大特征。新常態,恰當描述了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階段的新變化、新特點、新趨勢。轉入新常態,不僅意味著經濟增長將基本告別傳統粗放增長的“舊常態”模式,我國經濟增長速度“下臺階”,而同時經濟的發展質量“上臺階”,不協調、不均衡、不可持續的“舊常態”將被均衡協調、可持續的“新常態”所取代。2010 年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中國 GDP 總量超過日本成為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大經濟主體,但從 2010 年起中國經濟出現了增速持續下滑的態勢。2010 年 GDP 增長10.41%,2011年為9.21%,2012年繼續放緩為7.65%.

      此后,在一系列穩定增長、促進就業的政策措施下,中國經濟保持了相對穩中有升的態勢,2013 年為 7.7%,但 2014 年又回落到 7.4%,這是 1990 年以來的最低增速,在一定程度上,我國未來經濟發展要適應這一速度下滑的趨勢,如表 1 與圖 1所示。

      國際視角下經濟進入“新常態”的普遍規律性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在保持了35年的高速增長后,適當降低速度是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和調整結構、增加效益的要求,也是適應國內外客觀形勢變化的要求。經濟增長在起步時往往都具有相當的速度,當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經濟總量大大增加以后就會出現速度適度下降。而這時也正是經濟增長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約型轉變,優化產業結構,治理環境,提升經濟發展質量,化解一些社會問題的利好時機。但是同時,在經濟增速下降的趨勢下保持較高的發展速度也是必須的。根據IMF最新數據統計,中國名義 G D P 總量規模由1980 年的3090 億美元增加到 2014 年的103553 億美元,占世界比重由1980 年的1.9% 升至2014 年的13.3%,人均GDP 由313美元增至7572 美元,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第一大貿易國,并于2010年跨入上中等收入國家行列。尤其是期間年均GDP增長9%,使6 億人擺脫貧困,取得舉世矚目的成果。

      許多國家的經驗表明,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經濟在經歷持續高速發展的“黃金期”后,通常都會進入由高速向中低速增長的艱難“換檔期”.經典的案例是1960 年以來,成功過渡到高收入階段的四個經濟體(德國、日本、韓國和中國臺灣),經濟增長速度從平均8.3% 降到4.5%,這種過渡一直到各國進入高收入階段才基本穩定下來。日本從1950-1972 年,處于高速增長階段,GDP 年均增速為9.7%.后來受石油危機和國內勞動力供給下降的影響,經濟增長速度下降,到1973-1990 年,年均增長4.26%,降了超過50%;1991 年以后,日本的房地產泡沫破滅給經濟帶來了重創,1991-2012 年期間的年均經濟增長率僅為0.86%.再看歐洲,英國從20 世紀80 年代初到2007 年期間的GDP 增速年平均為3%,二十幾年間經濟總量翻番,接近于二戰后的黃金時代。但自從2009年經濟陷入低潮之后,英國的年均經濟增長速度連1%都達不到,而歐盟其他主要國家的經濟狀況則更糟。美國在2011-2013 年間,經濟增速年均也不到2%.新興市場雖然較好,但增速也不如 2007 年以前。

      我國現在的 G D P 基數大,增長一個百分點和以前的一個百分點意味的增量不一樣,經濟增長速度和 GDP 基數同樣都要考慮。所以,不必過度為增長速度的降低而擔心,而更應抓住機遇,提升GDP 增長質量、保護環境、改善民生,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符合經濟發展規律。此外,根據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陳鳳英老師的預測,我國的經濟增長速度在世界上仍然是處于領先位置的,參照圖 2 .盡管2014 年我國經濟的實際增長為 7.4%,但這并不影響我國經濟增速在國際上領先地位的事實。

      中國經濟“新常態”下的挑戰與機遇

      (一)認清經濟“新常態”下的挑戰當前我國經濟已經進入特殊的“三期疊加”的階段,即“增長速度換擋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前期政策消化期”三期疊加。

      經濟下行壓力較大,這是客觀事實,必須正確面對。中國經濟過去30多年高增長的主要支持因素正在發生改變,具體而言:首先是以往拉動經濟高速增長的“三大紅利”,即我國擁有的人口紅利、土地紅利、環境紅利等均消耗殆盡。我國正逐步進入老齡化社會,廉價勞動力的低成本優勢不再有;房地產開發過度,房地產市場遇冷,依靠土地刺激GDP 的時代已去;由于曾經的粗放型增長模式使環境遭到破壞,走先污染后治理的道路不能繼續,必須重視環境的保護和治理。同時,泡沫經濟、產能過剩、收入差距、內外部環境更加復雜嚴峻等都是我們在新時期需要面對的挑戰。

      如何應對挑戰,實現結構轉型、發掘新的增長動力是新時期的重要任務,國家和個人都要做好應對挑戰的準備。

      (二)把握經濟“新常態”下的機遇經濟新常態、發展新機遇。我國客觀上存在著很大的增長空間:一是不斷深化改革與依法治國方略將帶來巨大的制度紅利,而且這一紅利正在逐漸釋放出來,為經濟增長增添動力。二是我國新的人才紅利正在形成,例如:我國每年700 多萬的應屆大學生畢業增加了勞動力的數量也提升了質量,新的農民工階層的職業素質在不斷提升也是一大紅利,2014 年又相繼出臺了一些文件,如中小學按居住地就近入學,使教育資源更加公平化,這些措施的實行都將更好地促進教育發展和人才的培養。和過去勞動力供給量大、工資低的“人口紅利”相比,這些將會給中國帶來更大更優的 “人口紅利”.三是我國收入差距(城鄉之間、地區之間、行業之間以及居民之間)較大,這種差距無疑是一種挑戰,但更是發展的空間紅利。由于邊際消費傾向(MPS 即每增加一單位收入用于增加消費的比例)不同,低收入者收入的邊際消費傾向明顯大于高收入者的邊際消費傾向,當低收入者增加收入時會增加消費,進而會通過乘數作用促進國民收入成倍增加,無疑將有助于經濟增長。四是科技創新的推進將為中國科技騰飛創造后發紅利,創新驅動經濟增長是我們追求的目標。五是新型城鎮化的推進將創造出龐大的投資需求和消費需求紅利,即廣大農民在逐步轉化為城市居民的過程中會大大帶動投資和消費增長。六是國際經濟環境雖然有挑戰,但也有機遇,在錯綜復雜的國際經濟環境中,如何抓住有利機遇發展我國經濟是一個重要命題。新常態將有利于改善民生,就業將更加充分、收入將更加平衡、社保將更加完善。新常態將有利于經濟的健康發展,增長將更加平穩、物價將更加穩定、質量將更加提升。

      新常態中國經濟發展呈現不同以往的新特征。第一,發展將更加重視長期趨勢。看中國經濟發展,不能只看眼前、看局部,更要看趨勢、看全局,看到我國經濟發展的可持續性。第二,產業結構開始優化。第三產業服務業超過第二產業,將大大增加就業和創造更多的產值。第三,就業形勢明顯改善。

      新常態下,我國經濟下行壓力上升,就業人數沒有下降反而增加,據統計,2014 年前三季度我國新增就業就已經超過1000 萬,已經完成一年的就業目標。第四,消費作用日益凸顯。隨著全國居民人均收入的不斷增加,內需增加將是必然,主要力量就是家庭消費尤其是廣大農村家庭的消費。

      2014 年4 月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博鰲亞洲論壇 2013 年年會,在與中外企業家代表座談時明確說明了我國經濟不必要保持超高速的理由。2014 年我國 GDP 全年增長為7.4%,2014 年11 月9 日,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首腦峰會上,習近平指出:“即使中國經濟增長 7% 也是名列前茅”.

      在 2015 年習近平提出了中國經濟新常態不僅給中國自身的發展提供了利好空間,也將給包括拉美國家在內的世界各國提供更多的機遇,包括市場機遇、增長機遇、投資機遇、合作機遇。

      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提出2014年我們要保就業、保民生,采取多種措施積極有效增加居民收入,收入增長才會保證消費穩定增長。要做到經濟增長與社會發展兼顧,在經濟增長的同時注重環境資源的承載力。同時也指出,我國要實現每年新增 1000 萬的就業目標,保證社會就業穩定和人民生活幸福,只要經濟增長速度達到7.2% 就可以。

      李克強總理在2015 年冬季達沃斯論壇上的講話,以及在3月的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閉幕后接受記者提問的回答都讓我們再次對新常態下的中國經濟發展充滿信心。

      著名經濟學家逄錦聚教授認為,中國經濟適度下降是合乎規律的,但保持較高速度發展是必須的。中國經濟自改革開放以來保持30 多年的高速增長后,適當降低速度是轉方式、調結構、增效益的要求,從國際經驗看,一國經濟發展到一定水平后都會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保持較高速度的發展是必須的,這是由我國經濟發展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決定的,也是由新形勢下應對國內外嚴峻的挑戰決定的。我國總量大、人均少的現實要求必須有政府經濟調節,不能出現財富和收入的兩極分化,同時中國經濟保持持續較快發展是有可能的。

      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李揚在人民日報采訪中提出,新常態事實上是一個全球性現象,新常態孕育著革命性轉變,意味著中國經濟將“浴火重生”.李揚指出,全球經濟新常態主要有五個方面特征:經濟增長在低水平上波動,“去杠桿”過程中出現兩難選擇,各國的政策調控周期不同步,各國貿易保護主義不斷加劇,全球治理出現真空狀態。中國經濟自2009年起進入新常態,有四大因素導致了結構性減速,即要素供給效率的下降,資源配置效率的下降,創新能力的滯后,資源環境約束的增強。

      新常態下促進中國經濟穩定發展的路徑選擇

      (一)認識“新常態”,科學認識是前提正確認識“新常態”,理解“新常態”是不同于過去的“舊常態”的新狀態,意味著經濟告別過去的高速增長進入中高速或中速增長,意味著過去由勞動力和投資驅動的粗放型增長方式向創新驅動的內涵式增長方式轉變,意味著有質量、有效益、可持續的經濟發展。“新常態”給我們挑戰也帶來機遇,在這個期間更應該注重產業結構的調整和環境保護意識的提升,更加重視居民收入的增長和人民福利的提升,更加重視區域的協調發展、社會矛盾的調節和依法治國的全面推進。總之,“新常態”下,面對新局面,處理好將是新發展、新飛躍;處理不好將是經濟面臨發展困境和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危險。

      (二)適應“新常態”,提質增效是核心速度下臺階、質量和效益上臺階是“新常態”的最顯著特征,我國應通過農業產業化、農村城鎮化、農民市民化來優化城鄉結構,推進城鄉統籌發展;通過大力發展服務業來增加就業,解決民生;通過繼續實施區域性發展戰略,中部崛起、東北振興、京津冀區域一體化、“一帶一路”等戰略帶動經濟健康、協調發展。城鎮化的合理推進蘊含著巨大的能量,啟動農村消費這個大市場對經濟的增長有著巨大的帶動力。城鄉的協調發展也將給中國經濟社會的和諧發展帶來更多能量。

      (三)把握“新常態”,優化環境是重任為了實現經濟的快速增長,許多國家都經歷了先污染后治理的道路,中國亦是如此。以往以GDP 增長速度為唯一考核標準使得經濟建設走了犧牲環境、過度開發資源的道路。環境亦已到了必須治理的狀態,“沙塵暴”的肆虐、“霧霾”的襲擊和駭人聽聞的“癌癥村”的出現都給經濟發展敲響了警鐘。2013 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經濟增長不再簡單以GDP 論英雄,中國不再以GDP 論英雄是負責任的。這扭轉了過去“唯GDP 論”的錯誤評價指標,提供了經濟發展的正確思路和方向。在經濟“新常態”背景下一方面要淘汰高能耗、高污染的生產工藝與技術;另一方面開發新能源,尤其是潔凈能源風能、水能、太陽能等,減少對環境的污染,增強人們的環保意識,提倡綠色出行,在經濟增長的同時,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

      (四)引領“新常態”,創新驅動是關鍵創新驅動將決定中國經濟的成敗。增強自主創新能力首先從科研體制的改革入手,形成良好的制度環境。其次有選擇性地、有重點地在關鍵領域掌握先進技術,進而帶動集體性創新。從三次科技革命對人類生產力的巨大推動能夠看出科技和創新的作用。當前美國新能源技術的發展是否會成為第四次科技革命,都將給我們很多壓力和啟發。我國近年來加大力度在光伏產業的投入與研發上,能夠在某一能源上取得最先進技術對長期發展具有重要意義。依靠中華民族的智慧,結合當代中國經濟建設實踐,一定能在創新的道路上取得更多輝煌。

      (五)發展“新常態”,依法治國是保障合理有序推進市場經濟,必須有法律的保障。法律是國家對公民要求遵守的規矩,法治是治國最基本、有效、公正的手段,依法治國事關執政興國,事關人民幸福安康,事關黨和國家長治久安。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給社會主義建設提供了全面的法律保證。依法治國方略是立足于我國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長期需要而提出的。在經濟“新常態”大背景下,全國人民致力于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偉大事業中,全面落實依法治國的基本治國方略,小康社會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必將全面、持續、順利推進。

      綜上,經濟發展新常態,中國發展新機遇。在正確認識新常態的理論基礎上,找到發展新常態的科學道路。中國仍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新常態是國家經濟挖掘發展新動力的階段,在經濟增長速度下臺階的同時,能夠使經濟發展水平上臺階。新常態下多挑戰,在未來經濟發展的道路上要處理好各種困難與矛盾,為發展創造良好環境。新常態是一種趨勢,在這個趨勢中通過全國人民的共同奮斗,努力實現產業優化升級、創新驅動加快、就業崗位增加、居民收入穩定增長、環境質量日漸提升。中國經濟新常態也將為世界經濟發展提供更多機遇、注入更多能量。

      參考文獻:

      1.適應“新常態” 經濟再出發[N].中國交通報,2014-7-17
      2.陳鳳英。全球發展分化加劇 世界經濟呈“新常態”[R].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新年展望
      3.遲福林。 倒逼改革成經濟新常態[R].智庫
      4.中國經濟新常態之政協委員解讀[N].人民政協報,2014-7-22
      5.陳啟清。正確理解和適應新常態[J].中國國情國力,2014(10)
      6.逄錦聚。新常態下的中國經濟發展和改革[ Z ] .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講座,2014
      7.李揚。“新常態 新飛躍”[N].人民日報,2014-12-1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网站大全黄页网址大全2018